豪车索赔的启示

编辑:Liz来源:长江日报时间:2015-01-27 15:28:08

  投保人在一起交通事故中致受害人8级伤残,保险公司却拒绝赔豪车索赔的启示。

  据报载,11月4日下午6时左右,江西省南昌市内一辆市价8万元的雪佛兰小轿车在右转时剐蹭到市价800万元的宾利轿车。经交警现场勘查认定事故由雪佛兰车主承担全责。

  经了解,宾利车司机请保险公司现场初步定损20万元,后经4S店勘查最后维修费定为16万元,而雪佛兰小轿车10月底保险到期未及时续保,靠外出打工收入微薄的雪佛兰车主表示不赖账,将驾驶证等随车证件抵押给宾利车司机。正当雪佛兰车主一筹莫展时,经过交警和双方协调,在媒体关注下,宾利车主看到雪佛兰车主家境困难却能积极赔偿的态度,表示放弃剩余15万元的索赔,事情有了一个令人欣慰的结局。

  在对雪佛兰车主的诚信和宾利车主的义举给予肯定的同时,笔者觉得还有话要说。由于风险意识不强,加之受投保习惯的影响,相当一些车主第三者责任险投保额度普遍不高,选择的大都是20万元的保额,只有少数车主会选择50万元保额。随着用车环境的复杂化和人身损害赔付标准的改变,赔偿金额有越来越高的趋势,20万元的第三者险保额已经不能顺应当前的用车需求,车主将三者险保额提高到50万元很有必要,价格差别也不大,选择20万元和选择50万元的三者险,每年保费只相差450元。与此同时,私家车主除了要重视三责险保额不足的问题外,还要了解“不计免赔”的功能。尤其是在发生大案时,投保不计免赔险的车主可获保险公司全赔,否则,就需自行承担20%的损失,而投保不计免赔险的保费仅需200元。

  笔者认为,这起交通事故案虽然具有典型性却没有普遍性,毕竟800万元的宾利豪车数量有限,私家车和其发生事故的概率很低,也许是万分之一的比例,恰恰就是这万分之一的比例,却给车主带来了百分之百的损失。此案例中由于雪佛兰车主没能及时续保,那高额的赔偿费用只能自己承担,或者尽管事前已投保,可投保保额较低,又没有投保不计免赔险,获得的赔偿肯定大大低于实际损失,这就是权利和义务的对等关系,谁都不能更改,其涵盖的万分之一和百分之百的辩证关系充分显现,如同“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一样,只有把保险知识普及宣传工作做到先人一步,高人一筹,才能帮助客户了解保险知识,增强风险意识,掌握投保技巧,维护自身权益。

  居安思危,未雨绸缪。相信绝大多数人对此表示赞同,但变为自身行动委实不易。媒体上时常有重大灾害和事故的报道,尤其是受损金额与保险赔偿之间的差距更应引起反思。究其原因,主要源于受损一方保险意识淡薄,抱有侥幸心理,或没有投保,或不能保全保足,有些当事人因一次损失严重,使事业步履维艰,生活陷于困境。由此可见,居安思危不仅是一种风险警示,也是不可或缺的科学理念。只有真正懂得了防范风险的重要性和必要性,才能保证工作和生活运行的链条不脱节,不掉链,否则就要交学费,吃苦头,正可谓:雨前备莎风险,莫待亡羊再补牢。

  付受害人非医保用药费。市中级法院二审昨日驳回保险公司诉求。

  2013年3月19日,梁某驾小型客车沿东湖路由沙湖大桥向梨园方向行驶,在中南医院西门人行横道线处,车辆左侧后视镜将行人张某撞倒致伤。经武昌区交通大队认定,梁某负此事故全部责任。

  梁某所驾车在某保险公司武汉分公司投保了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及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的金额为20万元,且购买了不计免赔。

  张某受伤后住院治疗24天,梁某垫付医疗费共计13万余元,保险公司垫付医疗费1万元。张某伤情经司法鉴定所鉴定,伤残等级属8级,伤残赔偿指数37%;后期医疗费需1.5万元左右。张某因赔偿问题将梁某及保险公司告上法庭。保险公司拒绝赔偿张某非医保用药费。

  一审法院审理认定,张某的损失包括医疗费、后续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交通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残疾赔偿金、鉴定费、精神损害抚慰金共10项,合计33.9万余元,其中梁某垫付13万余元,保险公司垫付1万元。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当事人同时起诉侵权人和保险公司的,人民法院应当按照下列规则确定赔偿责任:先由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在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部分,由承保商业第三者险的保险公司根据保险合同予以赔偿;仍有不足的,依照道路交通安全法和侵权责任法的相关规定由侵权人予以赔偿。

  由此,一审法院判决:保险公司赔偿张某各项损失18.8万余元;于判决生效之日起20日内返还梁某垫付款共计12万余元。

  保险公司不服,上诉称,非医保用药的费用不属于保险责任的赔偿范围,一审法院违反保险合同的规定,适用法律错误,未扣减非医保的费用,严重损害了上诉人的合法权益。

  二审法院驳回保险公司诉求,维持原判。

  法官说法>>>

  本案的焦点在于,非医保用药的费用,商业保险该不该理赔。

  保险公司辩称,非医保费用应该扣除30%,不由其承担。《机动车第三者责任保险条款》规定,保险事故发生后,保险人按照国家有关法律、法规规定的赔偿范围、项目和标准以及本保险合同的约定,在保险单载明的责任限额内核定赔偿金额。保险人按照国家基本医疗保险的标准核定医疗费用的赔偿金额。因此,商业第三者险也应该按照保险合同的约定扣除非医保用药费用。

  用药是医院的专业行为,受害人、肇事者及被保险人均非专业人员,无法判断医保用药及非医保用药,只有专业人员才能根据伤者伤情掌握用药的范围。保险公司未证明已向投保人明确解释国家基本医疗保险的含义以及如何按照国家基本医疗保险的标准核定医疗费用。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规定,提供格式条款一方免除其责任、加重对方责任、排除对方主要权利的,该条款无效。故法院对其抗辩意见不予采信。

  法院认为,对于“国家基本医疗保险的标准”条款存在不同理解,应作出不利于保险公司的理解;即使可以明确理解为“非医保用药不赔”,保险公司不能证明其尽到了明确告知和解释的义务,也应承担保险理赔的责任。

  更为重要的是,国家基本医疗保险是具有福利性的社会保险制度,对用药的范围有一定限制;而保险合同是纯商业性质,收取的商业性保费金额远高于国家基本医疗保险,投保人对于参保的利益期待远高于国家基本医疗保险,如果保险公司按照商业性保险收取保费,却只按国家医疗保险的标准理赔,有违诚信。故保险公司认为非医保用药的费用应予扣除的主张,法院不予支持。

关键字:豪车索赔 保网 车险

版权说明:本站资讯来自保网或媒体合作伙伴,如需转载请看原始出处,转载保网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保网",违者必究法律责任。内容合作请致电:4008-528-528

相关阅读